老 鼠 阿 灰 的 煩 惱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陳可卉

 

◆ 老鼠阿灰是一隻小公鼠,牠已經長大了,應該要離開爸爸媽媽自己獨立。 牠告別了爸爸媽媽,一個人來到了鄉下。

阿灰:以前都是爸爸媽媽為我們準備食物,我現在已經長大了,應該可以照顧自 己了。現在,我就要為自己建造一個溫暖的窩。
阿灰找到一個陰暗的角落,然後四處搜尋破布以及乾草,替自己作了一個溫暖的窩。忙了一天的阿灰,覺得肚子餓的嘰嚕咕嚕,牠想到自己竟然為了作窩,
忙的連午餐都忘了要吃,牠看看時辰,都已經下午三點了。對這個新地方,阿灰還不是相當熟悉,牠小心翼翼的將這附近的環境大略的逛了一圈,以確定這附近食物的置放處,並找出最容易取得的地點。牠發現這個家設有雞舍,裡面養了一群土雞。

阿灰:這可是我獲得食物的好地方,我相信這些雞先生雞小姐不會吝嗇分給我一點食物吧。
阿灰心裡這樣想,就大大方方的走了進去。這時候,雞先生雞小姐正在睡午覺,阿灰清清嗓子,有禮貌的問道…
阿灰:請問,我可以向你們要一點食物嗎?
阿灰一連喊了兩次都沒有人裡牠,牠只好狠狠的吸了一口氣,大叫一聲…
阿灰:請---問--
阿灰大叫一聲,驚醒打瞌睡的公雞,公雞叫了一聲,喔喔喔---竟然從稻草叢跌下來
公雞:太可惡了,是哪一個臭小子在那裡吆喝。

◆ 公雞東張西望,終於看到站在飼料槽旁邊的一隻小老鼠。

公雞:就是你打醒我的好夢嗎?
阿灰:吵醒你真是太對不起了,我是想向你們要一點食物。不知道你們能不能分給我一點東西吃,我的肚子真是餓極了。
公雞:哎呀!這可是天大的笑話啊!誰都知道老鼠是專門偷東西的種族,怎麼今天竟然大方的跟人要起東西來了。
在一旁的一群母雞,聽到公雞這麼說,都咯咯地笑開來。這時候阿灰並不氣餒,牠覺得即使是老鼠也有紳士作風的老鼠。
阿灰:我知道大部分的老鼠都是直接拿取食物,並不經過食物主人的同意,但是我實在不想如此,我剛為自己建造一個家,並且打算展開新生活。我想,我可以為自己建立一個新作風。
公雞聽見阿灰這麼說,覺得牠還滿有趣的,就向牠自我介紹…
公雞:我是公雞阿喬,大家都叫我多情阿喬,你看看,這些都是我的老婆。

◆ 老鼠阿灰往阿喬的身後看去,看見四五隻母雞正好奇的盯著阿灰瞧。

阿灰:大家好,我是老鼠阿灰。大家都叫我--紳士阿灰。
其實從來也沒有誰這樣稱呼過牠,只是聽見公雞這樣介紹自己,老鼠阿灰也突發奇想地為自己封上外號。
公雞:難怪你會來這裡問我們要食物,我從來也沒聽過這麼紳士的老鼠。這樣吧!如果你需要,你就可以自己來這邊吃點東西,但是你要留下足夠的份量給我的妻子跟小孩子們,牠們人口眾多可不能叫牠們吃不飽。
阿灰聽見公雞這麼慷慨,內心非常感謝。牠走到食槽,發現裡面的東西還真有限,一時之間真不知道該如何選擇份量。牠想了想,隨便拿了一些米粒,就準備離去。
公雞:你拿這些食物夠嗎?
阿灰:老實說並不是很足夠,不過我會再想辦法,我想你們的家人眾多,食物方面恐怕不好分配,你留一些給孩子們吧!
公雞:喔喔喔!你還真是紳士,我可沒見過像你這麼奇怪的老鼠,竟然還會擔心別人的食物夠不夠。這樣吧!我告訴你哪裡還可以拿到食物好了。
阿喬覺得阿灰確實是一隻老實又紳士的老鼠,就教牠如何在這個新環境裡覓食。
公雞:你到大屋子裡面去,屋子裡多的是好吃的食物,現在的人生活都很富裕,經常有吃不完的食物,他們每天會將吃剩下的食物拿來餵貓、餵狗,你可以趁他們還沒有將食物拿給貓狗之前,先拿一些起來儲存。
阿灰:既然這樣,那我現在就去,真是太謝謝你了!

◆ 阿灰千恩萬謝的離去。並且往大屋子的方向前進。

阿灰:以前聽媽媽跟爸爸說過貓這種動物,媽媽總是將牠說的很恐怖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此。如果是,我可真是要小心一點!
從來沒有看過貓咪的阿灰,對貓咪可是一點概念也沒有,因為以前在家裡的時候,食物的取得都是爸爸媽媽帶回家裡的,牠從來也沒有覓食過,雖然牠聽過媽媽形容過貓的樣子,但是他卻無法體會,只知道牠是一種很可怕的動物。
阿灰來到屋子的面前,很容易就進去裡面了,因為這家的門根本沒有上鎖,阿灰輕輕推開門縫,一溜煙就進去了。牠仔細的看了看這個大房子,發現這裡還真的不錯。原來人類住的地方就是長成這付德性。
阿灰:我得先找到食物,要逛改天再逛。我既然打算住在這裡,相信以後多的是
機會。
◆ 阿灰在垃圾桶裡發現了好多食物,有吃不完的餅乾,咬剩下的蘋果心,一片豬肉,一些魚骨,還有半個包子。
阿灰:真是太出人意外了,這裡竟然如此多的食物,現在的人可真是不簡單。
阿灰正認真的吃著這頓遲來的午餐時,牠聽到一種奇怪的腳步聲靠近,牠立即鑽到沙發底下,這時,一隻龐然大物跳了出來,伸長了利爪在沙發附近搜尋。

原來是貓咪聞到了老鼠的味道,忽的一聲就衝進來,但是沒想到還是遲了一步。
貓咪不甘心的在椅子外拼命的把爪子擠進沙發,嚇的阿灰差點沒命。
阿灰:這隻怪物應該就是貓吧!牠的模樣可真是可怕!兩顆怪異的大眼睛,真像是魔鬼的眼睛,那雙利爪可真是可怕。我以後怎麼在這裡生活呢?

阿灰感到生命受到威脅,牠好不容易趁貓咪沒有注意,一溜煙地跑了出來,趕緊往自己的家中飛奔…
阿灰:這還得了,原來貓咪長的這麼可怕。
從那一天,阿灰的日子充滿了坎坷,牠不論走到哪裡,那隻貓就好像消息靈通地跟來,然後接下來就又是一連串的逃命與躲藏。阿灰真是厭倦極了這種感覺。

阿灰:我一定要想個辦法解決這個煩惱,這樣天天擔心受怕也不是辦法。

◆ 小老鼠阿灰決定之後就去求助公雞……

阿灰:公雞,你來這裡這麼多年了,不知道你有沒有辦法解決那隻貓的問題。
公雞:貓?貓有什麼問題,我看是你有問題吧?你們鼠輩害怕貓咪又不是一朝一夕了,要想什麼辦法呢?我認為最直接了當的做法,就是你必須自己不需要再害怕貓咪才行。不如這樣吧!你待一會兒先去拜訪一個人,她會告訴你如何解決的。
公雞將這個人的住址告訴阿灰,阿灰就出發去找這個人。公雞要阿灰出了這個村莊往東走,大約數十多分鐘,阿灰來到了一個破瓦礫的房子外面。叩叩叩!阿灰敲著門……
阿灰:請問有人在家嗎?

不久,房門咿呀地打開了,房裡面只有一個很老很老的老婆婆,那位老婆婆看起來至少有一百歲了。
老婆婆:請坐啊!我知道你會來找我,你是來請我幫忙處理,總是找你麻煩的那隻貓的事,對不對?
阿灰:是啊是啊!怎麼你都知道了。
老婆婆:我當然知道,老實告訴你,我是一個巫婆,天底下沒有我不知道的事情。
阿灰:那請問你可以幫我解決嗎?
老婆婆:當然可以,你回去之後,事情就解決了。

阿灰聽了她的話,半信半疑的走回去,就在半路的時候,阿灰看見一位老鼠朋友,牠高興的向對方打招呼,對方竟然像是看見什麼可怕的怪物一樣趕緊逃開。

阿灰:奇怪,牠看到什麼呢?
這時候,阿灰已經回到家中,牠又遇到了那隻貓咪,但是奇怪的是那隻貓咪並不像以前那樣追逐牠,並還主動對他表示親切。
阿灰:究竟發生了什麼事?

阿灰企圖找出原因,但是後來當牠看到鏡子時,才明白這一切是怎麼回事?
原來老婆婆將阿灰變成一隻大貓。
阿灰:太好了,我將來都不需要再害怕貓咪了。

◆ 變成貓咪的阿灰,過了幾天逍遙的日子,牠發現當貓原來是這麼自由自在。
小狗:汪汪!汪汪!小貓,今天我想跟你玩玩捉迷藏的遊戲。

正在屋外玩耍的阿灰,讓一隻大狗嚇了一跳,大狗似乎將追貓當作遊戲, 牠逗著阿灰,像是玩弄玩具一般。阿灰跑的精疲力盡,卻還是無法逃出大狗的逗弄。

大狗:哈哈!看你今天往哪裡逃。
對於貓生活才剛適應的阿灰,發現當貓還不是一件夠理想的事。
阿灰:我因為當老鼠提心吊膽而求老婆婆幫我,她將我變成貓咪以後,以為問題就解決了,沒想到當貓還是不好過,我依然要受大狗的欺負。

◆ 累壞了的阿灰,晚上睡覺時不斷的想著這個問題。但是惡夢並沒有結束,大狗似乎對這隻由老鼠變成的貓特別感興趣。牠總是找機會逗弄牠,並且將牠當作練習補獵的對象。可憐的阿灰整天受大狗的欺凌,可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。
阿灰:我該怎麼做才能遠離恐懼呢?我看我還是再去請那位老婆婆幫忙吧!

第二天天一亮,阿灰就啟程去找那位老婆婆,牠一見到婆婆,就直接了當的說…
阿灰:老婆婆,上回你將我變成貓咪,我以為我已經是世界上最厲害的動物,沒想到還有一種動物遠勝過我,那就是狗,狗的身材又大,叫聲又宏亮,我幾乎不是牠的對手。我想,如果要避免害怕,唯有變成大狗才行。
老婆婆:我就知道你還會再回來,來吧!讓我達成你的心願,你現在回去,回到家的時候,你就會達成你的心願。
老婆婆似乎一點都不訝異,她立刻為阿灰改變了身分。果然當阿灰回到家的時候,牠已經從貓變成大狗了。
阿灰:我的煩惱終於沒有了,這個屋子裡外,恐怕就是這隻大狗最大了,這裡的每隻動物都經由牠管理,
我相信再也沒有人可以欺負我了。

阿灰高興極了,牠學狗一樣搖著尾巴!在這座莊園裡大搖大擺的逛來逛去。
牠不再將任何動物看在眼裡,因為他們的身分地位,都沒有這隻幾乎可以算是總管的小狗還高。
阿灰:我總算不需要畏畏縮縮的過日子了。當狗真好,牠的體積可真是老鼠的好幾倍,牠叫一聲,連主人都會特別注意,不像以前我當老鼠的時候,叫的聲音又尖又小,一點都沒有大將之風。

◆ 阿灰洋洋得意的在屋外玩耍。
主人:大狗狗、大狗狗,你又到哪裡去了,每次都找不到你!
旁白:就在阿灰幾乎要睡著時,一條大鐵鍊將阿灰的脖子鍊住,拉到一旁去鎖起來。阿灰又叫又跳,因為牠不知道當狗還得被綁起來。
主人:別叫,不然我可是要修理你喔!
這時的阿灰怎麼可能不叫,牠是隻自在慣了的老鼠,哪裡被人家這樣束縛過。
阿灰:汪汪!汪汪!---汪汪!
阿灰根本不管主人說什麼,還是不斷的叫嚷。這時候,主人狠狠的修理了阿灰。
主人:你越來越不聽話了,看我不好好教訓你。

◆ 這時候,阿灰掙脫了鍊子,趕緊跑到老婆婆那邊,牠喘噓噓的拜託老婆婆…

阿灰:不行了,我當不慣大狗,難道就沒有生活很自在,又不需要怕任何動物, 又可以高高在上的身分嗎?
老婆婆:當然有,那你就去當人吧!
老婆婆施了一下魔法,阿灰變成了人,他大步的走回家中,並且在鏡子前面照來照去。
阿灰:沒想到我當人還是挺好看的。

◆ 阿灰終於找到了適合自己的身分,這一次,阿灰可不願意再改變了,就在阿灰照鏡子的時候,外面傳來一聲叫喊…
女主人:老公,大白天的你回家來照鏡子做什麼?你田裡的工作完成了嗎?
阿灰:是!是!我現在就去做。
女主人:別忘了將田裡的雜草拔掉,將菜園施肥,並且記得去餵雞鴨。
習慣服從的阿灰,不敢有任何意見,他趕緊跑到稻田裡,照著女主人的意
思工作。他不斷的努力工作,手腳都讓稻草割傷了,他還得幫菜園施肥,等到他提起飼料想去餵雞時,天都黑了。他走進雞舍,公雞阿喬一眼就認出他。
阿喬:是你嗎?
阿灰:是我。(很沮喪的說)
阿喬:你怎麼了?你達成你的心願,應該要高興才對。
阿灰:我不知道,我似乎不是那麼高興。當初,我因為不願意當隻怕貓的老鼠,所以變成貓,後來又不願意當隻被捉弄的貓,所以變成大狗,當狗之後,我又因為討厭被束縛,乾脆變成人。但是,我一樣不快樂,當人可真是把我累壞了。
阿喬:本來世界上就沒有十全十美的事情,每一種身分都有自己的問題與難關,但是也有屬於自己的快樂啊!

◆ 這時候悶悶不樂的阿灰,真覺得自己不該變成人,他餵完雞鴨,拎著桶子走回屋子,突然聽到女主人尖叫起來,他跑過去一看,竟然是一隻小老鼠,女主人嚇得整個人跳起來,阿灰覺得有趣極了,他心裡頭想…
阿灰:我如果是那一隻老鼠就好了。

◆ 這時候,阿灰發現自己正沿著牆角跑,一切又恢復了。阿灰又變回那一隻紳士又膽小的老鼠,但是阿灰這一次可是滿意極了。
阿灰:我想我還是適合當一隻老鼠。

◆ 於是,阿灰終於安分的當一隻老鼠,牠不再羨慕別的身分,因為牠知道只有適合自己的,才是最好的。 (劇終)

 

 

回目錄

上一頁
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