陰 錯 陽 差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 潘麗萍

 

◆從前,有一個小女孩她叫香菱,她出身自城裡最有錢的大戶人家,可是---

僕人小紫:小姐、小姐,您別走那麼快嗎?小心跌跤啊!
香菱:你可不可以不要管我,你站在這裡就好,我一個人想到花園走走行嗎?
小紫:小姐,不過老爺交代---
香菱:不要在我跟前拿爹來壓我,為啥外面普通人家的小孩就可以嬉戲,我就只能待在屋裡。
難道我連到花園走走都不行嗎?
小紫:小姐,這---,唉!好吧!好吧!那你不要去太久哦!

◆香菱此時就一個人到花園去了,她想到上次陪媽媽去市集時,看到市集裡的孩子玩的好開心,
她好羨慕哦!她也想和他們一樣,忽然,她想起----
香菱:對呀!我可以為爺爺、奶奶祈福上香,這樣我就可以出門了。
◆晚飯時---

香菱:爹、娘,明早我想到廟裡替爺爺、奶奶上香祈福。
香菱爹:嗯,香菱長大囉,會替人著想了。哈哈,當然可以啊!
香菱:那娘呢?
香菱娘:嗯,好啊!明天叫小紫、小武陪妳去。

◆香菱此時在心堸蔑蔑矽陬菕A期待明天到來。次日清晨------
香菱:爹、娘,那我這就出門了。
香菱爹:嗯,沒事就早去早回啊!
香菱:是的,爹。
◆馬車行進到市集---
香菱:哇!那是什麼?
小紫:小姐,那是畫糖。
香菱:那,他們玩那又是什麼呢?
小紫:小姐,那是跳繩
香菱:哇!好有意思,好有意思哦!
小紫:小姐,到了。
香菱:哦!好,扶我下來吧!

◆(廟前一群小朋友嬉戲聲)抓不到、抓不到、我在這兒來抓我啊!
小四:誰說我抓不到的,看我的,嘿!捉到了、捉到了。呵---我捉到了。
◆小四把眼罩拿開。
小四:ㄟ,妳是誰?都是你站在這兒害我抓錯人。
小紫:放開我家小姐。小姐有沒有傷到哪?撞疼哪呀?
你這小孩怎麼這麼冒冒失失的,你撞疼我家小姐了你知不知道?
香菱:小紫,我沒傷著啊不要罵人嘛!你們剛玩啥呀?看起來很好玩的樣子,我可不可以跟你們一起玩。
小紫:小姐,我們是來上香的,老爺有交代中午之前要回去的,別玩了。
香菱:我玩一下下就去嘛!
小紫:不行。
香菱:那---好,我就先拜拜待會兒再同你們一起玩。嗯,我可不可以問你叫什麼名字呢
小四:我叫王小四,大家都叫我小四。
香菱:我叫陸香菱,那---你可不可以陪我去拜拜呢?
小紫:小姐------
小四:嗯,可以啊!(兩人手牽手跑步走了)
小紫:小姐、小姐,您等等我啊!小武過來幫我追呀!才一會兒功夫跑到哪去啦?
小姐、小姐,你有沒有在這兒,小武怎樣有沒有看到小姐啊?
小武:沒有,連個影子都沒瞧見。
小紫:唉!怎會這樣,我們再分頭找找。

◆此時廟右邊的小殿---
香菱:呼~~跑到這,他們就追不到了。
小四:你為什麼要讓他們追不到啊!
香菱:唉!你不曉得,我沒你這麼自由。想玩什麼就玩什麼,你知道嗎?
他們可是成天跟著我,我走到哪就跟到哪?而且我爹還請老師到我家幫我上課, 我有做不完的功課、
唸不完的書,而且我爹就只有我一個女兒,從小就沒人陪我玩。唉!我如果是你就好了。
小四:呵呵~~,你可是大小姐耶!我只是窮人家的小孩,每天天還沒亮就要起床幫忙。
是因為我忙完了,利用一點點的時間偷偷的玩,我爹在賣包子的哦!
待會兒我還要幫忙推車子回家呢!像妳最好了。

◆突然一陣狂風。
香菱:啊!怎麼回事?我怎麼---
小四:莫非---
香菱:你是說這是神明的意思。

◆一陣狂風將小四跟香菱的身分交換了。(香菱和小四身分交換)
小四:對啊!好棒,現在我變成你了,我可以去玩了。
香菱:哈~~真有意思,那我不是變成千金大小姐了。
小四:我的生活可是很可憐的哦!
香菱:我才慘呢?你待會兒就知道了,我爹還要轉到別處賣呢?待會兒還要推車哦!
小四:沒問題的,那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哦!打勾勾,誰都不能說出去哦?
香菱:嗯!
小紫:小姐,我總算找到妳了,這會兒來不及了,快中午了我們快回家去吧!
香菱:啊!
小四:嗯!香菱快回家去吧!

 

◆此時小紫帶著香菱離開。
小四爹:小四啊!小四!你這孩子怎麼野到這來。
你知不知道你害我找了大半天,還杵在這做什麼,幹活兒啊!
小四:哦!要做什麼呢?
小四爹:做什麼?和小三推車到文元村的市集啊!你傻了啊?
小四:哦!是、是。

旁白:於是小三小四推著車在文元村沿街叫賣,推車好重哦!小四的手又紅又腫。
『香菱心想』天啊!小四怎麼受得了,唉!

◆隔日清晨,香菱家---
小紫:小姐早,師傅在等了,今天要背的宋詞背好沒?
香菱:什麼宋詞?
小紫:小姐,您忘了啊!那我幫您梳妝打扮,邊幫您唸您得邊記哦!
香菱:啊?哦!好吧。
小紫:師傅交代要背的是范仲淹的蘇幕遮。碧雲天,黃葉地,秋色連波,波上寒煙翠,山映斜陽天,接水---
小四:(心想)天啊!一大早起床就要背書,我大字不識幾個,怎麼辦?
小紫:小姐!小姐!您在想什麼啊?背起來了沒?
香菱:沒,我昨晚沒睡好,記不住你再唸一遍好了。唉!

◆此時,小四家天還沒亮---
小四爹:依依、小二、小三、小四起床了。
香菱:<心想>不會吧這麼早?
小四爹:依依,準備早餐去,柴又沒了哦!今天去劈一點回來。
小二在家照顧小五、小六別出去貪玩知道嗎?小四,做包子啊!
傻在那做什麼?成天好像魂掉了一樣,動作快一點,小三過來幫忙。(一大早小四家即忙的一片混亂)
香菱:(心想)才睡五個小時而已就要起來做包子,下午又要推車。
唉,在家就好了,只要背書、習字,不用幹粗活兒。
小四爹:小四,你再成天這樣發呆不做事,你晚飯就別吃了聽到沒?動作快一點。
小四:是的,爹。

◆此時香菱家---
師傅:香菱,我真不知該如何說你才好,才一首蘇幕遮都背不好,已經折騰一個早上了,
你還是背不出來。你再不把心思放在書本裡,我就要去告訴你爹、娘去囉!
香菱:我真的很用心,但背不起來呀!
師傅:妳以前不會這樣的,你一定是不用心。小紫!小紫!
小紫:王師傅好。
師傅:嗯;我問你昨晚香菱可睡的好?
小紫:回王師傅的話,昨晚我們家小姐睡不好,所以----
師傅:唉!多用點心。小紫你好好照顧香菱,我明早再來上課。明天再背不出來,
我也只好告知老爺、夫人了。小紫好生照顧著,我先走一步了。唉!
小四:(想)香菱的老師好凶哦!我不管我要回家啦!
昨天晚上小紫洗澡也跟、吃飯也跟、睡覺也跟,真煩ㄝ,我寧願推車去賣包子,該想個辦法才好------
香菱:小紫,上次到廟裡沒上到香耶!我這次絕對不會亂跑,我會好好上香拜拜的,
何況最近我老是覺得心神不定,想去拜拜求個心安。
小紫:但這也太密集了吧!而且上回那件事我沒和老爺提耶!老爺一直以為上次你就有上過香了。
香菱:是我貪玩,錯不在你,一切有我擔當,我想再去廟裡一趟。
小紫:好吧!晚飯時再提提看好了。

◆晚飯時---
香菱娘:香菱怎麼啦?精神不太好。
小紫:小姐她---,她最近心神不寧的。
香菱:娘,我人不舒服,而且上次去廟裡不小心貪玩了,沒能為爺爺、奶奶祈福。
明早我想去廟裡拜拜求個心安,還請娘批准。
香菱娘:嗯,也好,到廟裡走走也好,看妳去一趟心能不能定一些。
香菱:娘,那我明早就去。

◆次日清晨---
小紫:小姐咱們該出門了。
香菱:好,爹、娘,我去去就回來。
香菱爹:嗯,早去早回別再貪玩了,知道嗎?
香菱:是的,爹,我們走吧!
小紫:小姐到了。
香菱:小紫,幫我叫那個在廟旁的那個小男孩過來好嗎?
小紫:小姐,今天我們不是來玩的。
香菱:我會安安靜靜的,我只是想找個人陪而已,快去啊!
小紫:唉!好吧!去就去。
香菱:小四。
小四:香菱。
香菱:我們一起快到右大殿去。
小四:嗯!
香菱:小紫,我和小四要待在右大殿祭拜,你在外面等著。
小紫:是的,小姐。

◆一踏進神殿,他們手牽著手一起想著---
香菱&小四:把我們換回來吧!

◆一陣狂風吹過,他們看著對方互相點頭,他們已經---(兩人身分又交換回來)
香菱:一切都恢復了,小四我現在能體會你家裡的辛勞。
小四:唉!別提了,我也不適合過你的生活,我還是寧願賣包子呢?
香菱:賣包子好辛苦哦!
小四:你唸書也挺辛苦的,而且你家裡管的好嚴啊!
香菱:可是我過慣了。
小四:我也是啊!
香菱:小四,或許每種生活都是有苦有樂的吧!
小四:嗯,我們應該珍惜自己的生活。
香菱:嗯,對啊!小四我永遠記得這兩天來的日子,我們要永遠做好朋友好嗎?
小四:嗯,打勾勾,我們要做永遠的好朋友哦!

◆從此以後,小四和香菱就成為好朋友,也都很珍惜彼此的生活。


回目錄

上一頁 /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