掉 進 時 光 隧 道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作者:陳瓊芬

◆胖子阿呆跟瘦子阿竹是同班同學,二個人是非常好的同學。

他們每天都在一起玩耍,胖子阿呆之所以會跟瘦子阿竹成為好朋友,
是因為他們兩個總是能互相協助。胖子阿呆非常喜歡吃東西,只要是可以吃的東西,
他一定想辦法放進嘴巴裡,但是瘦子阿竹就不一樣了,他非常的挑嘴什麼東西都不吃,
他總是挑三檢四,一定要他喜歡的東西才肯勉強吃進去。
瘦子阿竹的媽媽非常煩惱阿竹的挑嘴,總是怕他吃不飽、營養不夠,
所以老是為他帶很多的食物。但是相反的,胖子阿呆的媽媽總是擔心他吃太多了,
所以每天只給阿呆剛好吃飽的份量。於是,阿呆天天都覺得自己吃不飽;
阿竹卻又覺得自己的食物太多了,於是乎每到了吃飯時間,
他們兩個人就將食物一起放在桌上。這時候,阿竹會先挑起幾樣他願意吃的東西,
其餘的就全部交給胖子處理,胖子阿呆一下子就將全部的東西塞進嘴巴
,就這樣,他們一直是互助合作的哥們。暑假來臨了,胖子阿呆想去參加兒童夏令營。
阿呆:阿竹,我想去參加夏令營,你要不要一起去啊?
阿竹:我才沒興趣,因為夏令營的食物都難吃死了,我才不要去呢!
阿呆:去啦,你不去我就沒伴了。我聽人家說夏令營很好玩,而且都可以吃烤肉跟野餐。
阿竹:可是….
阿呆:不要可是了,大不了我幫你出報名費,但是到時候,你的烤肉一定要給我吃。
阿竹:那有什麼問題,我可是一點都不吃,我只吃完美無缺點的食物,
有一點點地方不好吃,你要我吃都很難。
阿呆:那就這麼說定了。

 

◆於是,二個人就在學期最後一天,報名了野地夏令營。
所謂野地夏令營是一種兒童集體體驗野外生活的夏令營,老師會指導兒童在郊外生活、
認識植物,並且在迷失的時候學習如何在野外生活下來。野地夏令營集合的時間到了。
這一天,二個人很高興的到指定地點集合,阿竹照例又帶了一大堆的食物,
而胖子阿呆又是兩手空空的,所以兩人一見面,
就立即交換了背包,這時候夏令營的老師說話了。
老師:各位小朋友,很高興你們能來參加這個野地夏令營,這是一個相當有趣的活動,
為期共三天三夜,希望小朋友能好好把握。

◆老師一一說明了注意事項。例如不可以隨便攀折花木、如何在野地做記號、
如何避開昆蟲與蛇等等。然後一群人就浩浩蕩蕩的出發了。終於,車子在一個營地停下來,
四周都是高大的樹木與叢生的牧草。
阿呆:哎呦,我好餓啊。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要開始吃飯,我真是無法忍耐。
阿竹:你就先吃我的飯糰吧!今天早上媽媽幫我做的肉鬆飯糰,我跟他說我只吃鮪魚飯糰,
媽媽卻做肉鬆飯糰,所以我不吃了。

◆挑嘴的阿竹不但不感激媽媽一大早親手為他製作的飯糰,還如此生氣的說。
阿呆:我的天啊,你還真挑嘴,要是我一定全部吃進去。
阿竹:我才不像你,不好吃的東西我可是一點都不肯吃。哼!

◆於是阿呆毫不客氣的拿起飯團往嘴巴放。接下來的時間,
老師開始教小朋友搭帳棚,並且解釋如何生火煮飯。
阿呆:我的天啊!還要自己生活煮飯,我還以為可以吃烤肉呢?早知道就不來了。
老師:阿呆,阿呆,你一個人嘀嘀咕咕的在說什麼。
阿呆:沒有啦。
老師: 那我剛才說如何生火?
阿呆:生火…生火…

◆根本沒聽見老師說話的阿呆回答不出來,結果被老師調到前面去協助大家生火。
害的阿呆連吃飯都覺得時間不夠,他開始後悔來到這個地方。一天過去了,
大家都覺得這個夏令營非常新鮮,只有阿呆跟阿竹二個人難過極了,
阿竹認為食物煮的太難吃,一點都不肯吃。阿呆則是認為分配的食物太少,
要做的工作又太多, 實在是讓自己活受罪。到了第二天下午,
全部的人集中在營區聽老師說故事,阿竹跟阿呆就趁著休息時間偷偷的脫離隊伍。
阿呆:阿竹,我看我們偷偷溜下山去找一點東西吃吧?
阿竹:也好,這裡的東西難吃死了,我就是餓死了也不要吃。

◆說完,二個人就偷偷的離開營區,但是由於他們二個人根本沒來過這裡,
對這裡的環境根本不熟,很快的二人就迷路了,天就快黑了,二人心裡非常著急,
開始後悔不應該瞞著老師偷跑出來,他們繼續走天也漸漸暗了。
阿竹:看來我們一下子是離不開這裡了,我們要趕快找一個溫暖的地方住下來。
我記得老師昨天曾經說過,如果在野外不小心迷路,一定要先找個溫暖安全的地方躲避野獸,
必須等天亮才能繼續找出路。
阿呆:好吧!
◆二人認真的找尋一個合適的地方,終於在天黑前找到一個山洞,
他們用樹枝做成掃帚將裡面簡單清理乾淨,然後舖上乾草。
阿呆:哎,我發現老師昨天說的話我們都做到了,其實,我昨天根本沒認真聽,
現在一邊做一邊想,才知道老師說的話還真有用。
阿竹:有用?哼,我看是一點都沒用,那我問你現在我們應該吃什麼?
阿呆:這----
阿竹:別說你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。昨天老師教我們認識野草時,我心裡想,
我才不會去吃這麼奇怪的東西,所以連看都不看,結果現在是一點辦法都沒有。
阿呆:對啊!說到這裡我才想到肚子餓。我本來是想到山下吃東西,
所以除了錢什麼也沒帶,沒想到這下可慘了。
阿竹:不要說了我的肚子也好餓,我看咱們還是睡覺吧!

◆話才說完,山洞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,好像是遠遠的山區有東西掉下來並且爆炸,
聽到這種奇怪的聲音,二個人都嚇一跳。接著,他們看見有一個小孩跑進山洞。
小男孩:咦,你們兩個是誰?怎麼會躲在這裡?
◆這時候阿竹利用微弱的光線看見全身穿的破破爛爛的小男孩,二個人更是驚訝的說不出來。
小男孩:你們一定是跟我一樣在躲空襲警報對不對?
◆<空襲警報>阿竹跟阿呆二個人異口同聲的說,並且覺得莫名其妙。
阿竹:我們不是躲什麼空襲警報,我們是迷路了,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幫我們?
小男孩:是這樣啊!好吧,等一下沒警報時我再帶你們下山。
◆過了不久,一種像氣鳴的聲音響起,小男孩鬆了一口氣,對著阿竹他們說。
小男孩:我叫做火才,我現在就帶你們下山。
阿呆:哈哈哈!好好笑竟然有人叫火才。

◆這時候阿竹覺得這名字好熟悉,但一時想不起來。三人邊走邊聊天很快就到達山下,
但是山下一片荒涼連個電燈也沒有。
阿呆:這是什麼地方,怎麼看起來好像電影裡面的佈景。
火才:電影,我好像聽人家說過這種東西那是什麼?
阿竹:電影就是電影難道你沒看過嗎?
火才:沒有,怎麼可能看過ㄟ,你們兩人既然迷路,不如先到我家,然後再幫你們想辦法如何?
◆於是三人便出發到火才的家,火才家是用一種泥土磚塊蓋起來的,
上面破破爛爛的裡面連個電燈也沒有。
火才:爸爸媽媽,我回來了。
爸爸:怎麼這時候才回來,剛才飛機飛過來,我跟你媽媽擔心極了。他們是---
◆火才的爸爸發現火才帶兩個小朋友回來嚇一跳。
火才:爸爸,他們在山上迷路了,所以我帶他們回來。
爸爸:是這樣啊!那你們一定餓了,我請媽媽幫你們準備晚餐。
◆聽到晚餐二個人高興極了,但是等火才的媽媽將晚餐拿出來,二個人卻大失所望。
阿呆:天哪!怎麼是蕃薯?雖然烤蕃薯很好吃,但是這麼一點點怎麼夠?
火才:有蕃薯吃就不錯了,這是我們最好的食物了,不然你們都吃什麼?
阿竹:吃牛排啊!
火才:奇怪,我連聽都沒聽過。
◆接下來,他們互相交換很多故事,阿呆跟阿竹越來越覺得奇怪。因為不管說什麼,
火才都沒聽過。甚至連火車、汽車都沒坐過。
最奇怪的是他們也沒有電燈跟電話,整個事情讓阿竹覺得很不對勁。
阿竹:請問你現在是民國幾年?
火才:什麼是民國?我不知道,現在是日本人管的是昭和年啊!
◆哇!阿竹跟阿呆嚇了一跳,兩個人以為自己在作夢!以前故事裡聽過有人跑進時光隧道,
沒想到自己竟然也遇到這種怪事。
阿竹:我想起來了---

◆阿竹突然大聲叫起來,並且連忙拉阿呆到一旁。
阿竹:我想起來了,我一直覺得火才的名字很熟,
原來他是我爺爺,我聽爸爸說過爺爺的名字叫做林火才。
阿呆:那還得了,我們不是回不去了嗎?
阿竹:不會的,故事裡的主角每一次都有回到過去,
我相信只要完成一些使命,我們也可以回去的。
阿呆:我們又不是在演電影,我看我們是回不去了---

◆阿呆急的哭了起來,火才在一旁看的莫名其妙。這一晚,
三個人便擠在一張很小的木板床上睡覺。第二天,火才要帶兩人回去,
但是阿竹便找個理由留下來,並且努力的幫火才工作,希望能找到回去的路。
火才:你們既然不急著回去,那麼跟我一起去工作吧!
◆火才是一個很努力的孩子,他一直都很用心的幫爸爸媽媽工作,在你們爺爺小的時候,
就跟火才的生活是一樣的,每天清晨都要下田幫爸媽工作,空閒時要去樹林裡面砍柴,
日子過的非常辛苦。那時候大家生活過的都很窮,沒白米飯吃更別說是麥當勞跟牛排。
就這樣工作了幾天,二個人快要受不了了。
阿竹:每天都是吃蕃薯,我受不了了。
阿呆:我才受不了呢?工作這麼多,吃的東西那麼少,我才難過死了。

 

◆有一天,阿竹在火才的房間裡發現一個盒子,打開來一看竟然是一些銅幣與鈔票,
這些奇怪的錢跟阿竹所知道的錢幣一點都不相同,他問火才怎麼會有這些奇怪的錢時火才這麼說。
火才:這些錢是我每天到山下幫忙工作所換來的,我存這些錢爸媽都不知道,
我是希望在年底的時候可以幫媽媽買一點花布作衣裳。
阿竹:對啊!你不說我倒沒有感覺,你現在說起你媽媽我才覺得奇怪,
你媽媽好像很少回來,她到底去哪裡啊?
火才:因為爸爸工作賺的錢不多,媽媽必須到山下幫人家洗衣服做家事,
要很久才能回來一次。我們的衣服都是媽媽自己做的,
可是媽媽卻永遠只穿那件舊衣服,我一定要幫媽媽買一塊新布。
阿竹:我覺得你們都很認真工作,可是為什麼還是這麼窮?
火才:我也不懂。我只知道每個人都很辛苦,每個人也都在餓肚子。
我好羨慕那些吃過白米飯的人,真希望能有一天我也能夠吃飽。

◆這時候,阿竹突然想起自己的媽媽來,媽媽每天擔心自己挑嘴,
總是將家中最好吃的東西給自己,但是阿竹非但不領情還討厭媽媽多管閒事。
現在看到火才的媽媽忙到無法照顧火才,自己隨時都有媽媽的照顧還不知珍惜,
想到火才一家人連吃都吃不飽,自己卻是什麼都不肯吃相當挑食,處處讓媽媽擔心真的很後悔,
就這樣過了很多天,阿竹跟阿呆漸漸適應這裡的生活,雖然他們一開始很有信心能夠回去,
但是日子一久,二人便開始擔心了。
阿竹:我看,我們得下山去找機會,或許有人知道如何回到未來。
阿呆:那就請火才帶我們下山吧!他不是每天都要下山工作嗎?

◆於是,火才帶著兩個人下山,雖然火才對他們兩人覺得很奇怪,
但是他每天都有很多的工作要做,根本沒時間理他們,對他們所說的話也沒放在心上。
下山之後,火才到別人家幫忙,留下二個人在街上閒逛。突然間,阿呆看見一家飯店,
這真是天大的吸引力,阿呆趕緊問阿竹。
阿呆:我們好好去吃一頓好嗎?
阿竹:好是好,可是你的錢還在身上嗎?
阿呆:當然在,你別忘了當初我們就是要下山吃東西,所以才會帶錢。
阿竹:既然這樣,我們請火才一起來吃吧!因為我們這幾天受他的招待,
我看他每天都吃不飽,不如讓他好好吃一頓。
阿呆:好。

◆於是兩個人很高興的找來火才一起到飯店去。飯店的人有點懷疑,
但是他們看見阿竹跟阿呆穿著美麗的衣服。【因為以前人的衣服都是縫縫補補破破爛爛】
,阿竹他們是現代人所穿的衣服就比較華麗一點,所以飯店真的拿出三個人要吃的東西。
火才:哎啊!我實在沒見過這麼多的食物,我真的可以吃嗎?
阿竹:當然可以。
阿呆:不用問了啦!反正這裡的東西都可以吃,不用客氣。
阿呆:好了終於吃飽了。老闆,算帳。
老闆:一共三十五元。
阿呆:哇!怎麼可能那麼便宜。來,這些錢給你。
老闆:錢?我從來也沒見過這些東西,你最好趕緊將錢拿出來,
不然我就將你們交給大人。
◆以前日本時代警察稱為<大人>,因為他們用的是未來錢,
所以老闆才會生氣要把他們交給警察。
阿竹:這下糟了,我忘記我們是掉進時光隧道,兩邊的錢根本不一樣怎麼辦?
阿呆:我看我們還是快跑吧?
◆話還沒說完,老闆已經將三人捉起來。
老闆:我看你們往哪裡逃?太可惡了,我要將你們三個關起來。
火才:老闆,請等一下,我有一些錢我回家拿好了。
情急之下,火才想起自己想幫媽媽買禮物的錢。
阿竹:不行,那是你好不容易存的錢不可以花掉。
老闆:別囉唆,快點去拿,不然我把你們三個全部捉起來打。
◆火才沒其他辦法,趕緊跑回家拿起小盒子到飯店,
老闆算了算,裡面只有十五元三角,還不夠二十元。
老闆:我要將你們關在這裡工作,直到你們還清為止。
阿竹:等等,如果要留就留我們下來。火才還要工作,
他不能留在這裡,都是我的錯,我願意一個人做二個人的工作。
老闆:好吧!只要你把我的錢還給我,我都無所謂。
◆於是,阿竹跟阿呆就留在飯店工作,每天他們很早起床洗菜洗米,
還要清理廚房跟飯店的每一塊地板,並且每天吃很少的東西。終於兩人將錢還清了,
立刻回到火才家中,沒想到才走到門口,就聽見火才家中傳出哭聲。
阿竹:奇怪,怎麼有人在哭?我們快進去。
媽媽:火才,傻孩子,媽媽不要漂亮的布,你怎麼那麼傻呢?媽媽只要你平安就好。
旁白:他們一進屋子,就看見火才全身都是鮮血的躺在床上,而火才的媽媽在一旁哭泣。
原來火才想把失去的錢趕緊賺回來,就到工地幫忙,希望能夠多賺一點錢,
卻沒想到他的年齡太小,一下子就讓大柱子壓倒了。
阿竹:都是我們的錯,要不是我們貪吃,總是想要吃好吃的東西,
也就不會讓火才白白浪費那些錢。不行,我們一定要想辦法讓火才好起來。
◆阿竹哭泣的跑出去,他知道火才家很窮,沒錢請醫生,他還是跑到街上一間藥鋪。
阿竹:醫生,我想請你去救我的爺---不,是朋友,求求你,我願意在這裡做工還錢。
醫生:先別說這麼多,先帶我去看看病人。
◆醫生立刻跟著阿竹來到火才的家,醫生看過之後,
寫了一張藥單,叫阿竹到藥店抓藥,阿竹沒錢他問醫生。
阿竹:醫生我沒錢,但是我身上有一隻手錶,我可不可以拿錶當作醫藥費。
火才:阿竹謝謝你!
阿竹:請不要這麼說,都是我們不好,以後我在也不會愛吃好吃的東西了,
這一次是我害你的,當然是由我來負責任。
醫生:好吧!既然你那麼誠心,我等一下叫藥店的人將藥送來。
◆說完醫生就走了。過沒多久藥送來了,阿竹趕緊煮給火才吃,沒想到外面響起了警報,
原來是防空警報。火才因為受傷不能起來,阿竹跟阿呆幫火才媽媽將火才扶到防空洞去。
阿竹:糟了,我忘記關藥了萬一煮壞了,我們一定沒錢買新藥,我一定要回去。
◆阿竹說完,頭也不回的跑出去,阿胖也緊緊跟在後面,當阿竹將藥放到安全地方時,
突然一陣巨響,敵人開始攻擊,並且丟下炸彈。這時候兩人想跑回防空洞就已經來不及了,
路上到處是灰塵跟煙,突然碰的一聲兩人跌進一個被炸出來的大坑洞裡。
阿竹:咦!這是哪裡?
◆二個人等灰塵散開,發現一切都不一樣了。他們竟然是在離營區不遠的半路上,
這時候天亮了,山下也傳來陣陣的呼喊。
竹媽媽:阿竹阿呆,你們兩個聽到了嗎?
竹爸爸:阿竹,阿竹…..
阿竹:我在這裡我在這裡---
◆聽到爸媽的聲音,阿竹高興的大叫。阿竹的爸媽還有營區的老師以及很多救生員
聽到他們的聲音立即趕過來,原來啊,他們兩個已經失蹤了一個晚上,
老師發現他們不在立即通知家長,並且找了很多人來幫忙,終於在天亮時找到他們。
阿竹:我們回來了,我們回來了!
竹媽媽:阿竹,媽媽好擔心,你平安就好。下山以後想吃什麼我幫你作。
阿竹:媽媽,我現在什麼都想吃。
爸爸,你有沒有聽過爺爺小時後曾被工地的柱子壓傷,後來怎麼了?
爸爸:你怎麼知道?奇怪,我說過嗎?
他後來吃了一位朋友用手錶換來的藥就好了,你問這做什麼?
阿竹:沒什麼,病好了就好。
◆阿竹跟阿呆交換了一下微笑,就跟爸媽和老師一起下山了,
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終於救了火才。而阿竹終於知道以前人生活的困苦,
從那時候起,阿竹發誓再也不挑嘴了。

 


回目錄

上一頁 /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