怪 盜 亞 森 羅 蘋-亞 森 羅 蘋 被 捕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作者:游玉如

 

◆人物:
亞森羅蘋(羅蘋、朗德烈) 甘聶馬(探長) 羅才
冠蘭夫人(夫人) 旅客1、2、3 那莉

在幾十年前,遙遠的法國出現了一個自稱亞森羅蘋的怪盜,據說從來沒有人看過他的真面目,
因為他可以扮成任何樣子,紳士、樵夫,乞丐、農夫等等,不過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他是個男的。

雖然他被人稱作怪盜,但他只拿別人的錢財,不會傷害別人的性命,偶而發發善心,
救救陷入困境的人,或者巧妙的扮成另一個人去偵破奇案,他對這個世界的看法是….
羅蘋:沒有任何事可以難得倒我的。(得意)

◆那是在大西洋的輪船上發生的,這艘船的名字叫北魯文斯號,是艘走的快,設備很好的船,
船長是位很和藹的人,船上的乘客大部份都是休閒旅行的有錢人。
在某一次的行程中,就在這艘船離開法國的第2天早上,
船上收到了一個無線電報,收報員正在紀錄訊息…….
船員:怪盜亞森羅蘋正在你們船上頭等艙裡,黑髮、右邊手臂有傷,
獨自一人在船,他的化名第一個拼音是ㄌ….

忽然一聲雷響,電報機冒出火花,發出霹哩啪啦響,電報機因為打雷而故障了。
只知道亞森羅蘋用了一個開頭是ㄌ的假名字上船,這個消息不一會兒,
全船的人都知道了,大家也都好奇的議論紛紛…..
旅客1:沒想到亞森羅蘋就在這艘船上,不知道是哪一個?
那莉:好不容易有幾天的旅程,卻要被個怪盜弄得心神不寧,真可怕,
我希望船長趁早把亞森羅蘋抓到,讓大家可以盡興的享受這趟旅程。
朗德烈先生,你跟船長很熟,有沒有什麼新消息?
羅蘋:沒有什麼消息,我想我們可以學學老想抓羅蘋的那個大探長甘聶馬一樣,

來推論一下,看誰最有可能是羅蘋?
那莉:(笑)你就等不及靠岸的時候嗎?到時候那個警察就會親自上船來抓羅蘋了。
羅蘋:那莉小姐,何必等那麼久,反正在船上沒什麼事,動動腦筋也好。
旅客2、3:這樣也好,我們贊成。
那莉:那我有什麼好反對的,只是朗德烈先生,我們該從哪裡查起?
羅蘋:首先,我們知道羅蘋的化名第一個拼音是ㄌ,還有,他是一個人上船,沒有同伴,
我這裡有頭等艙旅客的名單,我們可以查查看,一個一個篩選。
那莉:咦?這名單上只有13個人嗎?
羅蘋:沒錯,這13位頭等艙旅客中,我知道其中有9位,都已經有了老婆、孩子或僕人同行,
所以可以排除可能性,那剩下的4個人中,其中一個是賴福登侯爵……
那莉:我認識,他是大使館的人。
羅蘋:一位是勞生大佐….
旅客1:他是我叔父。
羅蘋:第3位是呂福泰先生。
旅客2:在下我,就是呂福泰。

◆呂福泰是一個肚子胖胖圓圓的中年人,嘴邊還留著長長的鬍子,是個看起來很醜的中年人。
那莉:我相信亞森羅蘋不會扮成這位先生的樣子。
羅蘋:那第4位嫌疑最大了。
那莉:他是誰?叫什麼名字?
羅蘋:第4位是羅才先生,有沒有人認識他呀。
旅客3:我認識,他就在這裡,羅才先生,你怎麼說?
羅才:(開玩笑)你們叫我怎麼說?我的名字的確第一個拼音是ㄌ,又是一頭黑髮,
又是獨自旅行,既然你們都認為我是,我看還是先把我關起來吧!
那莉:你右手臂上可有傷痕。
羅才:我是個男人,受傷是常有的事,不止右手臂,連左手都有,想看嗎?

◆羅才開始捲起他的衣袖要讓眾人看,就在這個時候,那莉的同伴冠蘭夫人匆忙的跑過來……
夫人:(慌張)我的珠寶….我的項鍊….全….全都給人偷走了。
大家:什麼?
被偷的首飾都很小,大多是珠寶上鑲的鑽石或寶石,及一些小東西,消息很快就傳開了,
晚餐時間時,沒有人願意坐在羅才先生的附近。稍晚時,船長還叫他去船長室,
船上的人都以為羅才先生就是怪盜亞森羅蘋,會被船長關起來,但羅才先生並沒有被關起來。
旅客1:為什麼船長不把羅才先生關起來呢?
羅蘋:因為羅才先生身上有文件證明,他的確是包爾多城一個富商的兒子,
而且他的兩個手臂都沒有傷痕。
旅客2:證明文件?哼!憑怪盜亞森羅蘋,就算弄個10張都沒有問題,算什麼證據,至於傷痕,
或許時間久了已經痊癒,所以才看不到。
那莉:可是竊案發生的時候,羅才先生的確是跟我們在一起的。
旅客3:憑亞森羅蘋的厲害,這種竊案哪需要他動手,有他的部下出馬就夠了。

◆就這個時候,羅才先生走了過來,可是所有的人一看到他,就馬上走開。
羅才:你們真的以為我是羅蘋嗎?我不是,我會證明自己的清白,我要親自把他抓出來給你們看。
於是,羅才不斷的在船員間問線索,直到深夜還不肯休息。有人很諷刺的說……
旅客1:亞森羅蘋跟亞森羅蘋大作戰,這是個大笑話。
船長也很努力,帶了人從船頭搜到船尾,就是沒搜到失竊的珠寶。
那莉:朗德烈先生,任憑羅蘋再厲害,也沒有辦法把那些東西變不見,
這樣嚴密的搜查,為什麼找不到?
羅蘋:總有些地方粗心略過了,而且那些珠寶這麼小,
可以輕易的藏在帽子、衣服裡,甚至在我這台照相機裡。

 

羅蘋把手上的相機給那莉瞧,那台相機有12公分長,10公分寬。
羅蘋:這樣大小的的照相機裡,如果放冠蘭夫人的首飾,又有誰會想到呢?
那莉:再怎麼厲害,應該會留一些蛛絲馬跡吧!
羅蘋:但亞森羅蘋不會。
那莉:你好像很敬佩他的樣子。
羅蘋:因為他搶歸搶,卻從不會搶窮人以及殺人。
那莉:強盜就是強盜,沒有什麼好壞之分的。
後來,船長放棄了搜船,沒想到當天夜裡,船長口袋裡的錶竟然不見了,
生氣的船長又叫了羅才去問了好幾次,到了第二天,竟然在副船長的衣領裡發現了那隻錶。
旅客1:哈!哈!哈!真有趣,羅蘋簡直在演戲給我們看。
因為如此,羅才甚至宣佈只要有人告訴他關於羅蘋的消息,就可以領一筆獎金。
就在快到目的地的前一個晚上,羅才依舊努力的找線索。
那晚,船員聽到在黑暗角落,有人在呻吟,上前一看…..
羅才:嗯…..救…..救命啊!
船員:是羅才先生,羅才先生,你怎麼了?
羅才:有….有人打我,不但把我打暈了,還….還把我身上的錢包拿走。
船員:你的錢包就在旁邊的地上呀!

船員看見錢包下夾著一張紙,便拿起那張字條來看。
船員:(唸)亞森羅蘋欣然接受羅才先生賞賜的禮物。
羅才:可惡!亞森羅蘋,我恨你。
就這樣,船上幾乎人人都在猜誰是亞森羅蘋,誰會是他下一個目標,每個人都很害怕,
時時都提心吊膽的。終於到了目的地,朗德烈先生和那莉小姐依依不捨的在船邊。
羅蘋:那莉小姐,你的臉色好像很不高興,發生了什麼事嗎?
那莉:朗德烈先生,你又為何滿臉憂愁的樣子呢?
羅蘋:因為跟你相處的時光很愉快,我不想這麼快就結束了。
那莉:唉!我也是,朗德烈先生,你是個好人,我會永遠記住你的,你也別忘了我。
羅蘋:不會的,我很高興能認識你。

◆船漸漸靠上碼頭,他們倆個可以清楚的看到岸邊,已經有警察跟海關人員在等待了。
羅蘋:他們應該是來抓羅蘋的。
那莉:我希望在這個時候,羅蘋已經逃了,他實在也不是什麼壞人。
羅蘋:是呀!他會感謝你這麼瞭解他。
那莉:你還有心情說笑話。
羅蘋:不說,不說,啊!(驚訝)
那莉:怎麼了?
羅蘋:看到那個梯子旁邊一個瘦瘦的男人嗎?
那莉:是不是穿著綠色外衣,帶著一把傘的那位?
羅蘋:沒錯,告訴你,他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甘聶馬探長,亞森羅蘋的死對頭。
那莉:他是來抓羅蘋的嗎?
羅蘋:一定是,他或許得到了什麼線索……..
那莉:那羅蘋一定會被抓囉?
羅蘋:那倒不一定,羅蘋總是裝扮成不同的人,甘聶馬是絕對認不出來的,
除非….除非他知道羅蘋的化名是什麼?
那莉:我一直很好奇羅蘋是誰,我要在這裡看看,探長能不能認出他。
羅蘋:我也是。

船靠岸了,船上的旅客已經一個個走下梯子下船,而且從探長的面前走過,他身後站著一位船員,
不斷的在他耳邊小聲的報告,經過身邊旅客的姓名,這時候,狼狽的羅才走下梯子……….
經過探長身邊時,甘聶馬一點反應都沒有,羅才安全的通過他面前,才露出了笑容。
那莉:我以為羅才先生是亞森羅蘋呢!
羅蘋:如果照張羅才和甘聶馬一起的合照一定很有趣,那莉小姐,對不起,你能幫我個忙嗎?
我手上已經拿滿東西了,你可以幫我拿這台照相機嗎?
那莉:當然可以。
羅蘋:謝謝!好像就剩我們兩個沒下船了,我們走吧!
那莉:真希望知道誰才是亞森羅蘋。
羅蘋:我們快走吧!或許羅蘋根本不在這艘船上。
探長忽然擋在羅蘋面前。
探長:請等一等!
羅蘋:你有什麼事嗎?
探長:別這麼急著走,我們談談。
羅蘋:我很忙,我要護送這位小姐下船。
探長:慢著!你就是亞森羅蘋吧!
羅蘋:不是,我的名字叫做培納朗德烈。
探長:培納朗德烈早在三年前在馬希道尼去世了。
羅蘋:不對,我身上有證明文件,可以證明我的身分。
探長:羅蘋有什麼證明文件弄不到手,你還是承認吧!
羅蘋:你真是…..(痛呼)啊!好痛!
探長突然伸手抓羅蘋的右手臂,剛好抓到羅蘋還沒有好的傷口。
探長:嘿!嘿!這下你賴不掉了。
羅蘋:好,這次算你厲害,不過…..你能拿我怎麼樣?
探長:我要關你一輩子。
羅蘋:正好,我剛好想休息一陣子,監獄的確是個安靜的地方,我就勉為其難待一陣子好了。

探長將羅蘋銬上手銬,拉著往外面走,羅蘋邊走邊回頭,看著還楞在梯子上的那莉小姐。
探長:羅蘋,你把那些偷來的珠寶藏在哪裡了?

就在這個時候,羅蘋看到那莉小姐故意站不穩,一個不小心把手上的照相機掉進海水裡了。
羅蘋:誰說是我偷了那些珠寶?就算我偷了,也會藏在一個你永遠找不到的地方,別想我會告訴你。
探長:沒關係,羅蘋,反正你被捕了。
羅蘋:哈!哈!哈!我可是不會被關太久的。
【完】

 


回目錄

上一頁/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