怪 盜 亞 森 羅 蘋-結 婚 戒 子(上)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游玉如

 

◆亞森羅蘋(羅蘋) 尤蘭 保母
   華立貝伯爵(伯爵) 秘書  兒子

在幾十年前,遙遠的法國出現了一個自稱亞森羅蘋的怪盜,據說從來沒有人看過他的真面目,
因為他可以扮成任何樣子,紳士、樵夫,乞丐、農夫等等,不過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他是個男的。
雖然他被人稱作怪盜,但他只拿別人的錢財,不會傷害別人的性命,偶而發發善心,
救救陷入困境的人,或者巧妙的扮成另一個人去偵破奇案,他對這個世界的看法是….
羅蘋:沒有任何事可以難得倒我的。(得意)

好友:我是羅蘋的好友,或許還不能說是好朋友,因為我連羅蘋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,
他每次見我總是扮成不同的人,雖然如此,我還是很喜歡跟他相處的時光,
他總會告訴我一些辦案的趣事,例如有一次,他在我書房裡告訴我,他曾經幫過一位他喜歡的女孩,
她是位伯爵夫人,名字叫做尤蘭。故事是這樣的…..
尤蘭:乖兒子,記得媽媽的話,你奶奶一向不喜歡小孩子,
你這次去奶奶家,可要做個乖孩子,讓奶奶高興喔!
兒子:嗯!我會很乖的。
尤蘭:那就好。保母?
保母:是的,夫人,我在這裡。
尤蘭:在老夫人那邊吃過晚餐後,立刻帶小少爺回來,知道嗎?
保母:知道了,夫人。
尤蘭:對了,伯爵在家嗎?
保母:是的,伯爵在書房裡。
尤蘭:那你先帶小少爺到車上去等吧!
保母:好,小少爺,我們走吧!
兒子:好,媽媽再見!
尤蘭:再見,記得做個乖小孩喔!
看著兒子愉快的走出門,尤蘭走到窗戶邊,打開窗戶想要看看兒子的背影,她捨不得的喊…
尤蘭:要快點回來喔!媽媽會在家等你的。
兒子:媽媽再見,再見!

忽然,尤蘭看見保母很大力推了她兒子一下,不讓她兒子回頭跟她講話,
還很粗魯的拉著她兒子往前走。
尤蘭:喂!你在幹什麼?
這時候,尤蘭看到街上彎角,停著的一輛車子裡跳下一個男子,很快的跑到她兒子身邊,
抱起她兒子跳上車子開走了!尤蘭嚇得半死,馬上想跑出去追她兒子。
尤蘭:門怎麼打不開,誰鎖住了?救命哪!有沒有人聽到,快點把門打開呀!
忽然,她想起她的丈夫,她馬上跑到書房去。
尤蘭:夫君,夫君,你在嗎?
尤蘭打開書房的門,發現她的丈夫並不在書房裡。她警覺到,整棟屋子裡只剩下她一個人了。
尤蘭: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這時候,尤蘭想起那個從車子裡跳出來,把他兒子帶走的人,
不就是她丈夫最信任的秘書龐造先生嗎?
尤蘭:難道…..難道…...是我丈夫把兒子帶走的嗎?他為什麼要這麼做?

尤蘭失魂落魄的回到大廳,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。這時,門外有了動靜。
是尤蘭的丈夫華立貝伯爵開門走了進來,伯爵臉色難看的走近尤蘭…
尤蘭:你….你把兒子怎麼了?
伯爵:不許出聲,再說一句就要你的命。
尤蘭害怕的不敢再出聲,伯爵從口袋裡掏出了兩條細繩,
將尤蘭的手腳綁起來,還拿了塊布塞進尤蘭的嘴巴。
尤蘭:嗯….哼…..
伯爵:別出聲,我可是認真的喔!

伯爵開始翻箱倒櫃,把尤蘭的私人信件一封封的打開檢查。
伯爵:到底藏在哪裡?(不耐煩)
這時候,伯爵的秘書龐造先生走了進來…..
秘書:伯爵,我已經遵照你的吩咐,去拜訪那家首飾店的老闆了。
伯爵:結果如何?


秘書:結果如伯爵所料。
伯爵:我知道了,明天中午,母親來的時候,我的計劃一定能成功。
秘書:伯爵,你找的結果如何?
伯爵:別提了,那女人不知道把那些東西放在哪裡了?
秘書:何不問問夫人呢?
伯爵:嘿!嘿!不用問她,有那個東西就夠了,就讓她擔心害怕,
用盡腦筋去猜我到底想做什麼好了,你帶她到房間去。
秘書:是的!

秘書把尤蘭抱起來往她房間走去,然後把她放在床上,

尤蘭用憂怨的眼神看著一直跟在後頭的伯爵。
伯爵:你用那種眼神看我,別以為我會心軟,這是你自找的,死心吧!
我是不可能會把孩子還給你的。
伯爵說完就和秘書走出房間,並且把門鎖住。尤蘭傷心極了,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………
尤蘭:我不能放棄,一定有辦法的,我得救回我的孩子,
不能讓我丈夫的奸計得逞,把我從這個家趕出去。
於是她拼命掙扎,努力的想掙脫束縛,終於她的努力有了結果,一得到自由,
尤蘭馬上跑到門旁,用力的拉大門。

◆她沮喪的走到書桌旁,正在煩惱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,發現其中一本書中夾了一張名片,
尤蘭抽出這張名片,看到名片上有住址、名字是馬次奇,然後她想起曾在幾次的宴會上,
碰到這位馬次奇先生,他曾經說過…..
羅蘋:如果你遇到困難,需要我幫忙,只要把我這個名片放進信封裡,看是郵寄給我,
或是託人送來,我一定會儘快趕到,為你解決困難的。

尤蘭現在已經沒有什麼辦法可想了,只好試試看,她拿出信封,把名片放進信封裡封好、
寫上地址,走到窗戶邊往下丟去。
尤蘭:神啊!請你發發慈悲,讓我的信能讓好心的人撿到,
幫我寄信或者能送到馬次奇先生的手裡吧!可是,就算馬次奇先生收到我的信,
他能怎麼幫我呢?能避開我的丈夫和秘書進到屋子裡來嗎?即使來了,
要救她已經不容易了,更何況還要救她的兒子。

尤蘭越想越傷心,忍不住哭了起來。哭著,哭著,尤蘭睡著了…不知過了多久,
門外有腳步聲把她吵醒了,開門進來的不是伯爵,也不是秘書,是尤蘭期待的人~馬次奇先生。
尤蘭:你果然來了,馬次奇先生。
羅蘋:剛剛才接到你的信,希望我不會來的太遲。
尤蘭:你居然真的收得到我的信,這真是奇蹟!
羅蘋:我也是這麼覺得,現在,夫人請你告訴我你的困難吧?
尤蘭:我…我…
羅蘋:咦!這繩子是…你被綁過嗎?
尤蘭:是的。
羅蘋:是伯爵綁的嗎?
尤蘭:是的。(傷心)
羅蘋:屋子裡怎麼這麼冷?….啊!窗戶都開著,難怪會冷,我把窗戶關上好了。
尤蘭:小聲一點,別被樓下的人聽見。
羅蘋:放心,屋子裡已經沒有別的人了,伯爵在15分鐘前出去了,我猜他是去他母親家吧!
尤蘭:你怎麼知道的?
羅蘋:收到你的信後,我就儘快趕來,不過我不敢隨便進來,就在附近等了一會兒,
看見伯爵帶著秘書一起出來,坐上了車離去,我才進來的。
尤蘭:他會不會馬上回來?
羅蘋:或許,但我們至少有半個小時的時間。
尤蘭:才半個小時,我們能做什麼?我得救我的兒子呀!
羅蘋:別急。
尤蘭:我怎麼能不急,孩子就在他手中,我該怎麼辦?
羅蘋:交給我辦,相信我,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難倒我。

◆究竟伯爵為什麼要抓走自己的孩子呢?尤蘭到底面臨了什麼難關?羅蘋又要怎麼解決呢?
別忘了繼續看下集…【待續】

 


回目錄

上一頁 /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