怪 盜 亞 森 羅 蘋-結 婚 戒 指(下)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作者:游玉如

 

亞森羅蘋(羅蘋) 尤蘭 奶奶
華立貝伯爵(伯爵) 好友

羅蘋:別急,先聽我說,現在時間不多,我們一分鐘都不能浪費,我們有很久沒見面了,
你還記得用名片找我,可見你是相信我的。我對你絕無惡意,是真心想要幫助你,不論多困難,
我都會幫你解決的。現在,你得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?

尤蘭:謝謝你!可是你叫我怎麼說呢?
羅蘋:你知道伯爵的陰謀是什麼嗎?
尤蘭:應該是想分開我和孩子吧?
羅蘋:伯爵是不是另外有喜歡的人,因此而討厭你。
尤蘭:馬次奇先生,你猜的很準。
羅蘋:伯爵是不是想要跟那位女士結婚呢?
尤蘭:是的。
羅蘋:我知道伯爵沒什麼錢,也沒有財產,目前是靠他母親的幫忙……
尤蘭:但我的兒子卻繼承了他兩個伯父的遺產,遠比他父親有錢。
羅蘋:如果伯爵跟你離婚,把孩子留在身邊,那些錢可以說是變成他的了。
尤蘭:我該怎麼辦?我不要跟我兒子分開。
羅蘋:先別急,告訴我,伯爵有向你提過離婚的事嗎?
尤蘭:他是有提過,但是他母親觀念保守,根本不贊成我們離婚。
羅蘋:但我想今天伯爵會採取這樣的行動,一定是找到什麼可以確定離婚的理由。
尤蘭:不可能,我一向是光明正大,又沒犯錯。
羅蘋:你仔細想一下,伯爵到處翻找的東西中,可有什麼是不能給伯爵瞧見的。
尤蘭:沒有。
羅蘋:你最近可有跟什麼男性交朋友。
尤蘭:沒有,我根本不常出門,也沒有什麼異性朋友。
羅蘋:伯爵和他的秘書有沒有說到什麼?
尤蘭:對了!秘書龐造先生有提起去過首飾店。
羅蘋:哪一家首飾店?
尤蘭:我不清楚。
羅蘋:那你的首飾呢?
尤蘭:全被我丈夫賣掉了。唯一剩下的,就是我手上這枚戒指了。
羅蘋:這是結婚戒指嗎?
尤蘭:是的(猶豫)…..不過….這是….不,不會的,他怎麼可能知道這事呢?
羅蘋:什麼事?告訴我,不要隱瞞。
尤蘭:其實……這不是我的結婚戒指,很久以前,我一個疏忽,結婚戒指不知怎麼丟了,
到處都找不到,我只好瞞著丈夫,再買一個一模一樣的戒指。
羅蘋:兩枚戒指都沒有什麼不同嗎?
尤蘭:其實,是不一樣的,原先那枚戒指刻著我和我丈夫結婚的日子,10月23日,
而現在這枚戒指,則刻著…..
羅蘋:告訴我,也許這就是關鍵。
尤蘭:好吧!但請你別告訴其他的人。
羅蘋:我保證,我會守口如瓶。
尤蘭:是這樣的,有一段時間,我丈夫討厭我,常常不回家,我知道他喜歡上別的女人,
我很苦惱,就想到了我婚前認識的男朋友,我們都非常喜歡對方,但是因為某些因素,
我們不能在一起,後來就分手了,而現在我的朋友已經過世了,我一時衝動之下,
把我朋友的名字刻在這枚戒指上,用來懷念他。我知道這不應該,因為我畢竟是別人的妻子了,
但記憶是很難忘記的,你相信我的話嗎?
羅蘋:我相信,也許你丈夫知道這件事情,所以想在他母親面前檢查你的戒指,
如果發現結婚戒指裡,刻著陌生男子的姓名,可以說你對婚姻不忠,而跟你離婚。
尤蘭:那可怎麼辦好?與其被趕出去,我還不如死了算了。
羅蘋:別擔心,你把這枚戒指先給我,
我保證在明天中午以前,一定弄個有刻著10月23日的結婚戒指來。
尤蘭:這是不可能的。這個戒指很小,已經嵌進去肉裡去,根本拔不下來。
羅蘋:或許可以把戒指剪斷。
尤蘭:對了,前不久我丈夫說要看我的戒指,見我拿不下來,就說要找首飾店的人來,

我怎麼會忘了呢?他明天一定會叫首飾店的人來的,怎麼辦?馬次奇先生,你快帶我逃離這裡吧!
羅蘋:你還是留在這裡。鎮靜一點,你這一離開,不就自己承認了有罪,答應離婚,這是不行的,
想想你兒子。在他母親來之前,你都要做出無辜的樣子,其他的就由我來想辦法,
我一定會在明天中午以前,把你的戒指處理好。
尤蘭:那你先想辦法把我這個戒指剪斷,我不要這個罪證留在身上。
羅蘋:不行,伯爵要是看不到戒指,是會起疑心的。別緊張,交給我就搞定了。
現在我把你綁起來,伯爵來了,你什麼都不用說,一切交由我來替你解決吧!
說完,羅蘋就拿起細繩子又把尤蘭綁起來了,並用布塞進她的嘴巴。
羅蘋:不要急,一切的事交給我辦,保證你平安沒事。好了我先走一步,我去辦事了。

◆過了不久,伯爵回來了,他走進房間,仔細的檢查尤蘭身上的繩子,確定綁得牢固後,

又轉身出去。尤蘭又擔心又害怕,只能等,等著等著,不知不覺就睡著了。等到醒來後,
已經是第二天早上,她發覺身上的繩子,已經不知在什麼時候解開了。這時候,伯爵走了進來…….
伯爵:你醒了。
尤蘭:把我的孩子還給我呀!
伯爵:孩子?他在很安全的地方,你先擔心你自己吧,我們夫妻的緣份就到今天為止,

待會兒在母親面前,你最好安分一點。
尤蘭:一切隨你吧!(疲憊)
伯爵:母親已經在大廳等我們了,你快一點到大廳去。
尤蘭:母親她已經來了?(驚訝)現在不行,等到中午我才可以見她….
伯爵:不行,你得聽我的,昨晚有人冒充母親的名義,打電話約我出去,
弄得家裡沒半個人在,還好沒出什麼事,不過還是很奇怪,為了保險起見,
我們還是把事情早一點解決的好。我們去見母親吧!

說完,伯爵就帶著尤蘭到大廳。
尤蘭:母親您來了。
奶奶:你丈夫告訴了我一些事情,我不是十分明白,也不願意相信。
伯爵:我已經得到證據,三個月前,屋裡更換地毯,僕人撿到一枚戒指交給我,我一看,
就知道那是我給尤蘭的結婚戒指,上面還刻著結婚的日子。
奶奶:那尤蘭現在手上戴的戒指是從哪裡來的?
伯爵:我的秘書去首飾店查,查到尤蘭瞞著我去首飾店,又作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戒指,
只是這個戒指上並不是刻日期,店老闆記得很清楚,刻著的是一個男人的名字。
奶奶:尤蘭,這是真的嗎?
尤蘭:母親,這不是真的,你要相信我。
伯爵:我已經叫秘書請了店老闆來,他說只要見到戒指,
就知道是不是他店裡打造的,尤蘭,把你的戒指拔下來。
尤蘭:拔不下來,它太緊了,你不是知道嗎?
伯爵:我也有叫首飾店的人帶工具來,把戒指剪斷吧!
尤蘭:不,不要這麼做。
伯爵:為什麼不要?害怕了?心虛了?
奶奶:尤蘭,你太亂來了,虧我把你當女兒一般。
尤蘭:我沒有。
伯爵:龐造,把店老闆帶進來。
秘書龐造先生帶了老闆進來。
伯爵:老闆,你知道要做些什麼吧?
老闆:知道,要把夫人的戒指拿下來。
伯爵:記得你所刻的字嗎?
老闆:我記不清楚了,但只要把戒指拿下來,就知道是什麼字了。
店老闆走了過去,而尤蘭現在已經絕望了,她想馬次奇先生一定來不及救她了,
她恐怕得離開兒子了,眼淚更是忍不住流下來。
老闆:(喀)!剪斷了!
伯爵:快拿來我看看,母親也可以親眼瞧瞧,好明白尤蘭是個什麼樣的女人。

◆伯爵從店老闆手上取過拉直的戒指,然後仔細的查看。
伯爵:這怎麼可能?(驚呼)
戒指上明明刻著伯爵和尤蘭結婚的日子〝10月23日〞。
奶奶:你真是胡鬧,冤枉了尤蘭,還讓我多跑一趟,你真是不像話,我絕對不允許你們離婚。
羅蘋的朋友:羅蘋講這次的事件講到這裡,然後點了一根菸抽著,
我還是不明白,於是好奇的問他,後續呢?
羅蘋:後來,孩子回到了尤蘭的身邊,但是,伯爵卻在外面遊蕩,家也不回了,
尤蘭母子兩個人生活,反而過得很愉快,那孩子…算算,也該有16歲了吧?
朋友:但是尤蘭的戒指到底是什麼時候調換的,你怎麼沒有提?
羅蘋:你想想,店老闆取下的戒指是刻著一個男人的名字,
但交到伯爵手中卻是刻著日期的戒指,你想是為了什麼?
朋友:難道是這個店老闆的關係?這個老闆是誰?
羅蘋:當然是易容過的馬次奇先生,他在伯爵的書房裡,找到了那家首飾店的住址,
於是他趕到店裡,花了些錢讓他做暫時的店老闆,
順便做了另一個戒指,刻上日期,拉直了放在口袋裡備用。
朋友:做的好!那位馬次奇先生到底是誰?
羅蘋:正是在下,亞森羅蘋。
朋友:果然是你,看來你很喜歡尤蘭,你難道不會忌妒尤蘭刻在戒指上的是她男朋友的名字。
羅蘋:那戒指上刻的名字是特奇馬,不巧,那也是我。
朋友:那麼,你是死過一次了。
羅蘋:那時是不得已的情況。
朋友:後來,你有再見過尤蘭嗎?
羅蘋:偶爾在路上見過,但她從來沒認出我過。
算了,何必講這些傷心事,我肚子餓了,我們去吃飯吧!
【劇終】



回目錄

上一頁 /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