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15】太陽家庭之一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陳瓊芬

★ 假期就要結束了,而其亞的心中卻似乎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缺憾,他看著許多老師帶著一家大小去度假,在假期結束前又快快樂樂的回到學校,他多希望自己也能和他們一樣,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,在每一個假期擁有陪伴他們的時光。

其亞:我一直沒想到要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庭,不知道為什麼,在這個假期中,多希望有個家庭,這也許是我該行動的時候吧!
★ 打定主意的其亞,在一天的早晨,來到玉兒的家中。門鈴聲想過之後,玉兒來開了門。
玉兒:其亞,今天這麼早?
★ 玉兒發現是其亞之後,臉上堆滿了微笑。
其亞:不早了,太陽可升上來好幾個小時了。
玉兒:是啊!是啊!只不過你又不是太陽。
其亞:我當然不是太陽,我要是太陽,那我就是太陽系家庭的領袖囉!
★ 其亞調皮的模樣將玉兒惹笑了。
玉兒:你有事嗎?該不會特地跑來告訴我這個笑話吧!
其亞:當然不是,我是來跟妳聊天的,反正閒著沒事,學校也還有兩個星期才開學,我一個人能到哪裡去呢?
玉兒:歡迎你啊!如果你喜歡,在這裡待上一整天都行,我為你泡一壺好茶,還可以陪你聊天。
其亞:慢點,茶當然好,不過我必須說實話。我啊!到現在還沒吃早餐呢?
玉兒:天啊!都快九點了,你竟然還沒吃早餐。
其亞:誰叫我是沒人關心的單身漢?
玉兒:好了!好了!別說的那麼可憐,我替你準備早餐去。
★ 說完,玉兒就走到廚房,從冰箱拿出雞蛋打算煎個荷包蛋。

其亞:咦!你知道嗎?如果妳這時候是在月亮上,我保證妳不需要鍋子,直接將蛋打在石頭上蛋就會熟了。
玉兒:這還需要你說?
其亞:儘管月亮上有高溫與低溫,但總比沒溫度的反應來的好吧!所以說,不管哪一顆星星,都應該感謝太陽的存在。
★ 玉兒一邊聽,一邊將煎好的蛋放在盤子上,接下來又從冰箱拿出吐司放入烤箱中烤。
玉兒:宇宙中又不止太陽會發光,所有的恆星都會發光發熱,有些熱的半死,那又怎麼說?
其亞:不能這麼說啊!太陽的光只是創造生命的三大要素之一,妳不能苛求它將一切具備,畢竟它也有自己的缺點!就像人一樣沒有十全十美的。
★ 玉兒將麵包塗好奶油,再泡一杯熱呼呼的牛奶,放入托盤一起端到客廳。
玉兒:照你這麼說,太陽可真偉大。
其亞:說偉大一點也不為過。咦!妳對太陽知道多少呢?
玉兒:當然沒有你多,誰不知道你又要賣弄自己的學問了!
其亞:這怎麼算是賣弄呢?你要知道,這顆高掛在天空的大星星,已經造就了多少難以估計的生命,如果我們都不了解它,妳說它是不是活的很冤枉。
玉兒:拜託,這有什麼冤枉!我倒想聽你說說看。
其亞:我告訴你,妳不要以為天天都可以看到太陽,太陽就是妳看見的那個樣子,事實上太陽與人類的認知,可是差的遠哩!中午的太陽不談,畢竟那時候的光線太過強烈,所以要觀察總是有問題,我想,妳應該看過傍晚的夕陽吧?

玉兒:看過啊!夕陽看起來像一顆扁扁的大蛋黃。
其亞:沒錯,一般來說,太陽應該像一個圓球狀,那為什麼傍晚的太陽看起來像一顆大扁球?
玉兒:這個我清楚,因為地球的大氣層對它做了折射,沒錯吧!
其亞:沒錯,不過也因為有了這層大氣,太陽對我們而言,只是一顆又遠又熱的大星星,事實上,它本身的變化多采多姿,不只是像在大氣層下所展現出來的樣子。
玉兒:例如呢?
其亞:就拿太陽的結構來說,太陽根本不是一顆單存的圓球,它是一個包著層層外衣的高溫火球。太陽的外衣代表了構造的成分。目前我們已經知道,恆星並不是固體,所有的恆星都因為溫度太高,所以呈現氣態,這個氣態中必然有非常多的化學成分,在常溫下,這些成分會形成氣體、固體、跟液體,只是因為高溫當中,一切物質都變成了氣態而已。但是物質在汽化之後,會因為本身的結構而分出等級,以火來說,一根蠟燭點燃之後,它的中心點、周邊跟最外層的溫度與顏色是不相同的。太陽就是如此,所以太陽正確的大小,在宇宙間根本沒有定論,我們人類所見到的它,是一堆火團的大小,而不是太陽的大小。物質的可然性高,所造成的火團就大,遠遠看過去,火團絕對比自己的體積大很多。太陽的最外層,想必是一群比較輕的物質所構成,因為他們的質量低,在高溫熱量的推擠下,會跑到最外層。這一層被我們稱做日冕。

玉兒:日冕,就是太陽的帽子囉!因為冕不就是帽子的意思嗎?
其亞:要這麼說也沒有不對,因為這層日冕,的確是戴在太陽的最外圈,它的道理有點像火焰燃燒的最外層。日冕的顏色是銀色和淡藍色。它自身的寬度大約在三百萬到五百萬公里不等。它本身也有亮度,就像蠟燭一樣,蠟燭的周邊會有一圈鵝黃的淡光,而太陽的周邊則有一圈淡藍的亮光。這個淡光的亮度並不大,平時用肉眼是無法觀察的,必須在特殊的情況才能見到。
★ 其亞喝了一大口牛奶,並且開使用起早餐。
玉兒:那這個大帽子的裡面呢?
其亞:大帽子的裡面還有一層叫做日珥的外包裝。這個外包裝的寬度常常有變化,目前人類還不能了解影響變化的原因是什麼,只知道說這層日珥的寬度可以高到數十萬甚至數百萬公里都有可能。最下層就是太陽的本體,我們稱之為光球的地方。太陽究竟哪一部分最熱?目前是沒有答案的,以火焰來作實驗,火焰最熱的地方並不是火焰的中心點,而是離中心點至火焰外層約莫三分之一的地方,那是因為熱能的擴張原理。但是就氫氣彈爆發的情況來推論,中心熱量卻是最高溫,所以太陽的真實情況,人類可無法了解。

玉兒:我有一個問題,我記的每一次看火燃燒,火苗都是向上竄燒,為什麼太陽的火球卻是向四邊燃燒,原因是什麼?
其亞:很簡單,就是大氣壓力。在空氣中,因為高空的空氣稀薄,所以高低二處的壓力並不一樣,這也就是熱汽球可以飛翔的原理。但是在虛無的外太空,四邊都可以無線伸展,你從上邊跟從下方的壓力是一樣的,當然太陽的燃燒就會成現出圓形,而不是火焰型。
玉兒:經你這麼一說,我倒是懂了!原來這個道理這麼簡單。
其亞:不簡單,可真不簡單。太陽的燃燒真的很不簡單,人類在研究這團大火球,可真像細菌在研究大西瓜,甚至還更無知。妳知不知道,單單太陽為什麼有黑仔,就讓科學家錯了好幾百年。
玉兒:怎麼說?
其亞:太陽上面有黑點,是很早以前就知道的,在中國極為著名的一本史書上,就記載了太陽上面跑出黑點的奇怪景象。那本書就是漢書,當時的情況很奇怪,不知道是寫書的人特別誇張,還是真的就是如此,我們實在無從考據,畢竟當時沒有圖片流傳下來,只是單靠文字上的敘訴。
玉兒:它怎麼說?
其亞:書上說,太陽上面有一顆顆像是彈丸大小的黑點,就盤據在太陽的中心處。你要知道,從地球看起來太陽本身才多大,這麼小的太陽上面有這樣大如彈丸的黑色斑點,那不是很驚人嗎?在說太陽這般的光熱,即使在今日用儀器觀察,都會有部分障礙,以前的人單憑肉眼,竟然可以將黑仔看的如此清楚,你難道不覺得很怪異嗎?
玉兒:是啊!那到底是什麼呢?

 

其亞:這個問題不是只有你問,全世界的科學家都在問,最好笑的是,單單這個問題,就讓科學家研究了好幾世紀。你想想,漢書是什麼時候寫的,那時候的人有多少天文知識?所以在當時,地球上的人還一度以為身上破了一個大洞。隨著時代進步,猜測的花樣千奇百怪就是沒人說對。有人說那是太陽上的大巨山,以現在的科技來說,這當然是錯的,因為到了如今,誰都知道太陽只是一團燃燒中的大氣體,上面既不會有河川平原,也別希望有高山了。在說咱們的距離有多遠?區區高山哪裡可以看的見。這些奇奇怪怪的說法就別再說了,倒是接近現代之後,終於出現了比較科學的說法,那就是有人認為是一群行星經過太陽與地球的中間,這種說法有一點日蝕的道理,但是因為科學家其後觀察,發現問題重重,所以就放棄了這種推測。第一,黑仔發生時,整個太陽會發生變化,如果只是遮住,應該與太陽自身無關。第二,每一次發生黑仔的行徑並不規律,以地球由西像東轉來推斷,若有行星遮蔽現象,它的發生必然是由左向右間進,而且有必然的移動時間。但黑仔並不因為時間而移動,它的增加與減少也無關移動。
玉兒:那到底是什麼?你就快說吧!

其亞:不知道。
玉兒:你騙我,說了半天你還說不知道!
其亞:我才沒有騙你,因為天文學家到如今也只有比較接近的推論而已,沒有人敢說這就是答案。其實,研究天文就要有這種隨時等待被推翻答案的心理準備,畢竟人類在宇宙只是一群又小又微不足道的小生命,它的生命週期就這麼短,如果要研究一項天文現象,只能在錯誤中尋找較具可能的答案。以黑仔來說,科學家目前認定是太陽上燃燒之後產生的熱風浪。妳仔細觀察過物體燃燒沒有,火災時,大規模且高熱量的燃燒,會產生像熱風浪的狀況。這些風浪多半夾雜著塵埃,遮住了天空。於是科學家猜測,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太陽上,而這些風浪夾雜的塵粒遮蔽了太陽,而這個熱風浪像是漩渦狀。不過真實的答案是不是如此,誰也不敢說。
玉兒:既然沒有正確答案,那就繼續研究啊!不是說有志者事竟成嗎?既然不確定就再研究啊!

其亞:說的比做的容易,妳可知道太陽的黑仔也是有週期的,它不是天天都會出現黑仔的。太陽的黑仔現象,每十一年會發生一次週期,它的發生初期是這樣的,先由一小部份的地方出現斑點狀的黑仔,然後這個現象是會細胞分裂一樣,逐漸的增多,一直到黑仔多的不得了之後,才慢慢減少,少的時候,可能隔數個月都沒有出現半個黑仔。
玉兒:奇怪,如果說是熱風沙,怎麼會有週期呢?又為什麼會由小而多,然後又再消滅?
其亞:這就是問題所在!所以我剛剛已經說過了,每一種可能性都只是假設而已。不過話說回來,這所謂十一年的規律性,也不是真的就有相同的規律。因為有時候,在十一年當中的前幾年,黑仔現象就已經增多到極點,之後的數年只是不斷的消滅,有時候,十一年的前幾年一點跡象也沒有,但是到了後期,又突然出現黑仔,並且激增銳減,讓人們弄不清楚它究竟在玩什麼把戲。
玉兒:黑仔真的是黑的嗎?如果是,那是不是代表它沒有溫度,才會出現黑色的情況。
其亞:才不是,黑仔是因為距離與比較下的關係,所以稱之為黑仔。在烈光下,暗色的形成其實是相對的,因為黑仔的亮度與顏色在陽光光體的比較下,顯的似乎是比較黑暗的。事實上黑仔應該是銀色的,而它的溫度據估計應該也在攝氏四五千度左右。

玉兒: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,我記得以前看過核子爆炸時的情形,當時有一團黑色的雲霧像蕈類一樣,立即竄升到空中,而且停留一段時間,是不是太陽的情況也是如此。
其亞:科學家多少也有想到這個問題。核子武器是最近才發生的事情,這的確讓他們聯想到太陽上的情形,不過兩者的作用是不是一樣,依然有待時間的證實。事實上,在太陽上出現黑仔的情況也有類似像蕈類的情形。一般來說,黑仔的形成的確像是爆炸,因為它的形成時間快而且迅速。首先,黑仔要出現的幾個小時,會有一些像是纖維一樣的光點,這是不是就像炸藥剛剛炸開時。接著,光斑的中心處會有一個黑孔狀的點出現,這又像是爆炸初期,熱氣從中心點往外推開。黑孔出現之後,黑孔的附近會產生黑色圈幕狀。如妳猜想,這就很像是蕈類狀的外圈。黑仔的發生通常不是單獨性的,在同一個區域中,會陸續的產生,假如一個黑仔的生長發生之後,同一個區域內會在繼續出現消長的黑仔,就又有點像是連鎖狀的爆裂。最後,一個黑仔的時間多則三個月,少則一日,當大範圍的黑仔衰退消失,這一個週期也即將結束了。

玉兒:黑仔的產生對人類有影響嗎?
其亞:當然有,等一下我在告訴你。
玉兒:看來我的想法很接近囉!
其亞:這可不一定,相近的化學變化很多,誰敢說這就是相同之處。更何況科學家又不是傻瓜,他們既然推論黑仔可能是熱風浪,就一定有一些根據。目前我們只可以大略的推論出,太陽上的物質至少應該包括氫氣、氧氣、金屬類、碳與氮等等。其中,某些物質的化學變化,就是熱量的總來源。
玉兒:也就是說,太陽就好像是地球的免費能量供應站囉。
其亞:沒錯,所以持續做著分裂過程的它,的確是隨時都在供應著地球能量。
玉兒:那太陽只有單存的一種化學反應嗎?難道它沒有其它的變化情況。
其亞:當然不是,而且正好相反。我們所知道的太陽,可不是正在做著規律活動的一顆恆星,它隨時都有驚人之舉。一九五六年的人類歷史中,地球就發生了許多出乎常態的氣候變化,像是義大利的大風雪、巴西的暴風雨、韓國的大雪與澳洲的洪水,那一年真的是天災不斷,科學家們研究好久,才發現是太陽發生了變化。那是什麼變化妳知道嗎?
玉兒:難道是爆炸?

其亞:沒錯,就是爆炸!一般人一定覺得奇怪,明明太陽就在極度高溫的狀態下持續燃燒著,為什麼還會爆炸?
玉兒:是啊!為什麼?
其亞:不知道,目前的推斷是說,科學家已經知道,太陽的光熱並不是恆久的持續在某一高溫高熱下,它在自身的變化中,還會引發除了氫氣連鎖之外的爆炸,至於為什麼,說句實在話,人類也無從得知。因為,儘管太陽所擁有的構成物質與地球很相近,但是這些物質在高溫高壓下會有什麼變化,那可是需要科學家不斷實驗跟求證的,你要知道,當年發展一顆原子彈,可是花費美國與蘇俄多少時間跟經費,而其結果,不過是整個氣體界發生連鎖爆炸研究的一小步,試問;人類還要多久的實驗才敢拿出證據來推論太陽的情況。
玉兒:說的也是,不過這的確很可怕,太陽的變化隨時影響著地球的生態。
其亞:那當然。
★ 其亞把吃完的杯盤收好,拿進廚房。親愛的小朋友,其亞還有什麼新鮮有趣的太陽故事呢?下一集,我們將繼續告訴你。

 

回目錄

上一頁 / 下一頁